pc蛋蛋预测 > 布鲁塞尔旅途 >

市集广场与布鲁日钟楼(Belfry

  以及不远的城堡广场(稍后介绍)是这座古城的历史中心,而广场上83米高的钟楼则是城市的地标和形象。

  欧洲许多古老城市的中心,都有市集广场(Markt),而市集广场周围的建筑多为议会或政府办公所在。布鲁日是比利时西弗兰德斯省的首府,这座建筑(白色+红色)就是曾经的省议会办公大楼,也称省议会宫(Provinciaal Hof)。西弗兰德斯省位于比利时最西边,紧邻法国,最近的法国城市就是敦刻尔克。

  13世纪时,布鲁日还是个港口,省议会宫建筑的前身就是码头边的一座建筑,估计与码头货运有关。18世纪时,由于泥沙使航道改变,船已经不能开到这里了。1787年,原来的建筑被拆除,建了一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,做为省议会和政府的办公场所。1878年,那座建筑毁于火灾,取而代之的就是今天看到的这座新哥特式建筑。不过现在议会和政府已经不在这里办公,这里主要举行一些仪式和展览活动。

  紧挨着省议会宫的这座建筑建于20世纪初,初衷是执政者的官邸,不过一直没有用上,后来政府将其出售,现在是历史博物馆,以及布鲁日的游客中心。

  广场上的市集距今有大约六百多年的历史了(布鲁日曾经是英伦三岛和欧洲的重要贸易枢纽),现在的每周三依旧会有集市,那时广场上基本就全是商贩和顾客了。据说有的时候还能赶上传统的游行。古时候在广场上还有执行死刑以及各种比赛,现在肯定是没有了。1807-1810年,广场还曾短暂地被称作“拿破仑广场”。

  我见过多次铺设这种地面的施工,就是用坚硬的长条形石头,竖起来铺成的地面,所以能用上数百年。

  雕塑的两个人是14世纪布鲁日的两位英雄人物,扬.布雷德尔(Jan Breydel)和彼得.德.科宁克(Pieter de Coninck)。这又要牵扯到英法历史和比利时历史,所以还是简单些说说吧。

  线世纪,法国国王腓力四世想通过武力扩张国土(法国国王的领地一度还没有各位公爵领主的面积大),弗兰德斯(大致今天的荷比卢)是其计划中之一,法国派驻在弗兰德斯的统治者引发了当地人的愤恨。

  1302年5月18日,布鲁日的两位平民扬.布雷德尔和彼得.德.科宁克(一个裁缝一个屠夫)带领当地人杀死了所有在布鲁日的法国人,史称“布鲁日晨祷”(相对于1282年西西里人反抗法国人的西西里晚祷而得名)。法王腓力四世大怒,派大军前往报复。1302年7月11日,还是这两人率领的民兵,以及一些弗兰德斯贵族的骑兵,在一个叫科特赖克(Kortrijk,或称库特赖)的地方与法军的精锐骑兵交战。当时法军大多是由贵族骑士组成的骑兵,而弗兰德斯民兵全是步兵。结果占优势的法军大败,主帅战死,数千骑士战死。缴获的镀金马刺(装在马靴上催马用的)不计其数。所以这次战争又称作“金马刺战役”,连世界战争史上都有记载。

  这次金马刺之战,让法国吞并弗兰德斯的计划基本落空,否则今天的比利时可能就是法国。

  至于那位法王腓力四世,还真是位欧洲强势君主,他的主要事迹是派人将罗马教皇卜尼法斯八世暴打致死,然后任命法国人做教皇(克勒芒五世),并将教皇住地从罗马迁至阿维尼翁教皇城(当时还不属于法国,但被法国控制),长达70余年,史称“教皇的阿维尼翁之囚”。

  再有腓力四世强行解散了效忠教皇的圣殿骑士团(三大骑士团之一),大多被处死。这在电影《达芬奇密码中》有所提及。

  按说这么强势的法王怎么会败给了小小的弗兰德斯呢,这又与英国的暗地支持有关,法国与英国在历史上的关系,大多数处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么一种状态。三十年多后就爆发了英法百年战争。不再扯远了,再扯圣女贞德该出来了。

 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布鲁日的地标,布鲁日钟楼(Belfry)。仔细看的线米高的钟楼有点歪,实际是向东(左)偏了87厘米。

  这里过去是用来存放市政档案和一些珍宝的,并且可以起到瞭望的作用,比如哪里有火情。

  钟楼顶部原本是个木制的尖顶,1493年和1741年两次毁于雷击后就没有再建。现在的哥特式镂空石栏杆装饰是1822年建的。

  钟楼的钟声,主要用做报时、火灾报警和各种活动的通知,以不同的声音组合加以区别。